> 国内 >

《唐探3》里出现的日本黑帮真实发展历程,远比电影更加精彩

时间:2021-02-18 14:50:49       来源:老茶馆故事

春节档电影市场如火如荼,最受期待的《唐人街探案3》票房遥遥领先,大有破五十亿的势头。但令人遗憾的是,叫座不叫好,豆瓣评分一路跌破六分及格线。

作为唐人街系列的第三部,这次陈思成把故事场地选在了日本,影片中也出现了日本黑帮的桥段。但与电影差强人意的剧情比起来,日本黑帮的真实发展历程,远比电影更加精彩。

其主线脉络贯穿了整整一个世纪,并串联起了战后日本至今的一系列社会变迁。读懂了日本黑帮,也就读懂了日本一百年的历史。

一切要从两个美国大人物说起。

美国儿子

1960年6月19日,这是艾森豪威尔计划访日的日子。但在此之前,我们有必要先说说同为五星上将的麦克阿瑟。

作为盟国占领军统帅,麦克阿瑟曾以一个征服者姿态率领美军杀进日本,并担任驻日盟军最高司令达6年之久,成为日本名副其实的“太上皇”。在他启程回国之时,日本却离奇地出现了百万人挥泪送别的“感人”画面。

麦克阿瑟曾在战后以一己之力顶住各国压力,将昭和天皇从战犯名单中划出,还赦免了大批战犯,保留了靖国神社。但这些小恩小惠并不是日本人对其感恩戴德的根本原因。对战后满目苍夷的日本来说,作为“太上皇”,是麦克阿瑟担起了战后重建的重大责任。

截止1944年,日本军费支出已经达到78.7%,“穷兵黩武”这个词在日本身上展现地淋漓尽致。大量工人,包括熟练工人被派到前线,劳动力严重不足,一些技工学校的学生都被拉来凑数;美军轰炸机频繁光顾,日本的生产遭到重大破坏。

1945年8月28日,美军登陆日本,麦克阿瑟对日本进行统治,这是日本二千年来唯一一次被外国完全控制。但麦克阿瑟的这个“太上皇”并不好做,因为除了经济重建,此时的日本更为迫切的,是秩序的重建。

战争结束初期,大批的复员军人和海外殖民的民重新回到了日本,再加上此前强行从亚洲其他国家征用的劳工,大量的人口使得日本在物价统制令下的配给制度崩坏。粮食与物资无法满足民众,大大小小的黑市就此诞生。

而把持着这些黑市的,则是赫赫有名的日本黑帮。

靠着把持黑市,日本黑道在战后获得了迅猛发展,帮派林立。麦克阿瑟却对此视而不见。其放任自流的日本黑帮自此影响了日本半个多世纪,并在十多年后,在另一名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出使日本之际,以灰色身份,替日本政客向美国投怀送抱。

1960年6月10日,白宫新闻秘书哈格蒂先艾森豪威尔一步,赴日探路。一个月前,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强行通过安保条约,明确了美军保护日本的义务。

对岸信介来说,这是用把日本作为美苏冷战桥头堡的代价讨好美国,进而谋求日本军事的正常化。但刚刚从战争中恢复过来的国民对右翼政府并不买帐,日本由此爆发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示威游行。38万民众走上东京街头,包围了国会和首相岸信介的官邸。

白宫很早就收到了日本的情况,但确保安保条约的施行,艾森豪威尔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他很聪明地让自己的新闻秘书先行一步。早有耳闻的日本群众一早就赶往机场,当哈格蒂刚下飞机,人群就将她围在路口一个多小时,寸步难行。哈格蒂只好坐上来时的直升机,原路返回。

赴日之行看来不是时候。但日本政府却不愿放过这次讨好美国的机会。为了保障艾森豪威尔的访日之旅,日本政府把目光投向了稻川圣城。

接到秘密任务后,稻川购买了一万件制服,准备在艾森豪威尔访日的那天,让自己的小弟们穿上制服“维持秩序”。最后,考虑到国际影响,艾森豪威尔无限期拖迟自己的访日之行。但由此,日本高层却发现,稻川圣城是个可用之人。

右翼打手

稻川圣城是日本第二大黑帮组织稻川会初代目。

1937年,20岁的稻川圣城来到由黑帮组织“鹤政会”经营的赌场赌博。机敏的他被首脑鹤冈相中,随后成了鹤政会的一员干将。加入鹤政会后,稻川帮着经营赌场,生意十分兴隆。一年后,鹤冈在神奈川县主持一个新建赌场的开幕典礼。典礼刚开始,就遭到一伙人的袭击。

这伙人来自另一黑道组织“关根组”,他们同样以经营赌场为业,同鹤政会一向不合,这次的突然袭击早有预谋。鹤冈一伙人数太少,抵挡不住。一名小混混好不容易冲出重围,赶回帮派报信。一听说首领被困,稻川圣城马上组织人手,风驰电掣般赶来加入混战。他带头拼命杀进重围,救出了惊慌失措的鹤冈。

自此,稻川在鹤政会逐渐崭露头角。两年后,鹤政会的二号人物病逝,鹤冈立即让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稻川接替位置。坐上二把手后,稻川开始布局组织的扩张,并选定了热海市作为组织的根据地。

1945年,日本投降,麦克阿瑟的美军驻扎日本。

不过,对日本的战后秩序重建,麦克阿瑟并无多大兴趣。美军在登记土地时,原先死于美军空袭的屋主留下的房产成了大量无主之地,只要有合法身份的日本人前去登记,美军也懒得核实,就直接把房产给他。为此,许多同政府有关系的黑帮组织趁机大量囤地,走上了另一条快速发展之路。

稻川圣城和他的鹤政会并不认识什么政客,自己真刀真枪地抢地盘,不仅非法,还跟竞争对手的模式完全没得比,只得解散了组织。

一天,热海的另一家黑道组织“山崎一家”受到了旅日朝鲜浪人的的扰乱,找上了原先关系还不错的稻川求助。当时作为战败国国民的日本人对外国都心存戒心,听到消息后,稻川第一时间就组织起了旧部众,前往支援。惨烈混战后,日本黑帮击溃了朝鲜浪人。

经此一役,稻川在热海名声赫赫。这就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儿玉誉士夫。

儿玉誉士夫是当时有名的极端右翼分子。他曾是日本驻上海的特务头目,甲级战犯。战后,在麦克阿瑟的赦免下,继续暗中活跃在日本政坛。朝鲜战争时期,一度在美国CIA的掩护下大发战争财,成为一名富豪。也有说,其专门帮着麦克阿瑟协助美军挖出日军在战时藏在各地的财宝。之后,他用大堆黄金,直接助力右翼政客鸠山一郎于1954年登上首相宝座,还跟后来的首相岸信介关系匪浅。

儿玉听说了稻川圣城在热海的事迹,向稻川表达了自己的欣赏之情。而稻川缺的,正是一个能跟政府搭上关系的人,两人一拍即合。

1956年,在儿玉的各方面扶持下,稻川圣城重建鹤政会。重建后的鹤政会仍从事赌场的经营活动,但身居高位的儿玉却积极参加稻川圣城的一系列活动。

1960年,当反安保斗争闹得举国沸腾时,儿玉特意向日本政府批了大批武器装备给稻川圣城。而稻川也知恩图报,掏空家底,发动一万名打手协助岸信介的右翼政府“维持秩序”。

反安保示威浪潮过去后,儿玉誉士夫愈发觉得黑帮是个很好用的打手。政府不方便出手的,都可以交给他们去做。但有个问题,全国帮会那么多,都各自为政,我可以找这个“打手”,政敌就可以找另一个“打手”对抗。为此,儿玉产生了一个大胆想法:弄一个全日本的帮派联盟,统一日本黑帮。

要想统一全国黑帮,山口组是个绕不过去的存在。此时的山口组经过战后十多年发展,已成为关西地区第一大帮,首领也传到了三代目田冈一雄手里。好巧不巧,田冈跟儿玉素来不和,一口回绝了这个建议。

于是,深处关东的稻川圣城开始积极联络关东地区各路帮派组织,一手帮儿玉建立了“关东会”,日本黑帮的半壁江山就此统一,同时,也加深了日本黑帮的东西对立。

日本关东与关西经济发展水差异本就很大,关东有首都和横滨大港,经济发达,以前山口组的成员经常在这里“淘金”,可自“关东会”成立后,山口组再去关东就不那么容易了。为此,两派总是发生冲突。

一人坐拥关西几乎全境的山口组田冈愈发不满,他四处托人,终于跟儿玉的死对头搭上了线。

田中清玄,日本共产党人,凭借着跟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国父”扎耶德的私交,主导了中东向日本出口石油,以一己之力让日本顺利渡过了七八十年代的石油危机,还曾受到邓小的接见。在那个右翼遍地的时代,田中清玄却以共产党人的身份,一路走上了日本社会的顶点。

田中清玄跟儿玉誉士夫两人争斗多年,但每次都斗不过有黑社会做打手的儿玉。

当山口组的田冈找上门来后,田中清玄没聊几句,就直接拉上田冈开始计划起来。两人很快组织了一个禁毒联盟。通过田中清玄的关系,陆桥大学校长和关西妇女协会会长也加入了宣传“禁毒”的行列,并在街头广泛收集签名支持“禁毒”,一时声势颇为壮观。有了这个禁毒联盟,山口组的成员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东京和横滨活动了,这让儿玉和稻川圣城有苦难言,伺机报复。

1963年的一天,田中清玄要前往海滨疗养。在两名保镖的护卫下,田中来到横滨车站,刚上车,就有一名黑衣男子持枪向他射击。黑衣人是稻川圣城特意挑选的神枪手,但子弹只击中其肩胛骨。在保镖的掩护下,田中清玄离开了车站,并迅速乘坐急救车去医院。

这件事让东西两地的帮派对立再上了一个台阶。山口组与“关东会”隔三差五就在东京街头火并,市民苦不堪言。但很快,无论关东还是关西,野蛮生长二十年的黑帮们都将迎来自己的第一次转折。

1964年,东京奥运会。美国发射的“辛科姆”通讯卫星,向全世界转播了 奥运会的盛况。盛会结束后,场地上没有留下一片废纸,日本战后培养的超高国民素养令全世界乍舌。同时,日本也借此机会,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从战败阴影中复兴的国家形象。

但这些都是日本的正面。而在展示正面的同时,政府还要极力掩饰着自己的背面。

为此,日本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打击黑社会势力,由此发动了载入日本黑社会史册的“顶上作战”。

皇帝的新衣

顶上作战打响后,首先遭到毒打的,不是山口组和“关东会”,而是曾制霸日本黑道十年的“国粹会”。

1919年10月,国粹会在内务大臣床次竹二郎操纵下成立。 从名字就能看出,国粹会的组织宗旨是“保留国粹”,也就是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成员多为右翼暴力分子,号称60万。创始人床次竹二郎就是一名好战分子。他曾同流亡日本的孙中山有过私交,1923年9月东京地震,孙中山还写信慰问作为铁道部长的床次。

但一切都是假象。

据后来揭露,“九一八”前,张学良曾给床次竹二朗汇过支票,其目的是为了拉拢身居高位的床次。床次收下了钱,同样收下张学良支票的还有53名日本高官。“收了钱就是默认办事”,这是张学良对日本作出错误判断的因素之一。但谁也不曾想到,当时的日本右翼势力已然滔天。床次一方面表现出亲中一面,另一方面,又常与对华有扩张企图的政客密谋策划。

二战爆发后,由床次成立的国粹会很受政府关照,纵横东京数十年。当国粹会一手遮天时,山口组的一代目山口春吉还只是龟缩于神户的一个小头目。1942年,对外侵略战争拖垮日本国内的趋势已经形成,加上忙于前线事务,国粹会解散。

战后,国粹会重组。

组织以开发建筑之名,在寸土寸金的东京攫取了大量地皮。成员也由原先的右翼暴力分子,摇身一变,成了建筑工程队。可以说,国粹会是第一个拥抱新世界的有组织黑帮团体。但这也意味着,他们拔掉了自己的“牙齿”,拱手让出原先的地下世界。

顶上作战打响后,政治觉悟颇高的国粹会再次宣告解散。五年后,国粹会又一次重组。这次,他们抛弃了几乎全部灰色业务,守着手里的房产,做着自己并不擅长的正经生意。

2005年,通过一系列操作,被拔掉牙齿的国粹会成为山口组下属二级组织,这了了山口组“打进东京都市圈”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夙愿。但早在顶山作战开启时,这个跟政治关系密切的“国粹会”就名存实亡。因为顶上作战的意义,并不在于政府对黑社会的打击力度有多大,而是要向世人透露出这样一个信号:

政治家们不再需要打手了。

同样得到风声的稻川圣城解散了底下一个小组织,想以此交差。但这远远满足不了日本政府的胃口。为了迎接东京奥运会,日本修建了一系列交通基础设施,兴建了城市。这些大规模的建设带动了日本房地产行业的强劲发展。因在反安保斗争中表现突出,稻川圣城也跟其他有头有脸的大帮派一样开始在东京炒起了地皮,组织迅速扩大。但现在,是他退出房地产的时候了。

1966年,借着顶上作战的余威,稻川圣城因经营非法赌场被判刑三年,“关东会”也被迫解散。但奇怪的事发生了,此前势不两立的山口组田冈一雄并没有借此机会打击他的势力,而是吩咐同在牢里的山口组成员多多照顾稻川。

出狱后,稻川圣城发现自己手底下的人马少了大半。一打听才知道,除了被捕,更多的马仔都是看着群龙无首,为了前程投奔他人去了。稻川尝到了人情冷暖,想到这三年牢狱之灾,“死对头”田冈非但没有落井下石,还对自己照顾有加,自此决定不再跟山口组为敌。

1972年,修养结束后的稻川重整旗鼓,成立新组织——稻川会。

政府高官不再是黑帮的直接保护伞,要想生存,只有内部抱团取暖。在稻川出狱到成立稻川会期间,稻川与昔日死敌田冈来往密切。稻川会成立后,就与田冈的山口组结成了同盟。关东、关西两大黑帮联手,全日本只有四个县没有他们的势力。这了却了儿玉誉士夫组织全国帮派大联盟的夙愿。只是现在,这个统一目的,已没有意义。

稻川会成立后,主营项目仍然是赌博,每年帮会的收入有数亿美元。那阵子,稻川圣城日子过得十分逍遥。

他喜欢打高尔夫球。每年,稻川都在神耕川县举办有职业选手参加的高尔夫球赛,有时甚至还有著名的歌星或影星参加。有一年,稻川圣城率手下头目数十人来到北海道中心城市札幌作“高尔夫球旅行”,期间,他们在夜总会、脱衣舞剧场、酒吧等风月场所寻欢作乐,仅包租高尔夫球场的费用即达1000万日元,而且支付的全是现金。

但这一切,都是日本给黑帮穿上的“皇帝的新衣”。即便自己和手下日子过得格外舒服,稻川还是注意到自己的稻川会越来越难招到新人了。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田冈的山口组。

这是黑道的困惑,也是时代的陷阱。

一直以来,日本黑帮都是被外国同行羡慕的存在,因为他们是少数被国家法律允许的黑道组织。日本黑道可以当街摆摊招募新人,把自己的字头印在名片上,穿着西装的日本黑帮看起来跟一般白领差不多,只是偶尔脱掉衣服会露出一身刺青。

周星驰的《功夫》里,曾有过小混混冒充斧头帮成员收保护费的场景。这在黑帮鼎盛年代的日本,就是真实的写照。因为在经济秩序尚不成熟的社会,加入黑帮是过上挥金如土的生活的捷径。

但自1964年东京奥运会起,这个时代已逐渐逝去。

随着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到了70年代,日本制造业飞速发展,东芝、松下、三菱等企业生产的电器畅销全球,甚至卖到了百废待兴的中国。出口生意格外好做,很多上班族每天的日程就是飞往世界各地度假。

如果靠正经营生就能过上好日子,谁又愿意去混黑社会呢?同样的选择也摆在政客面前。如果跟资本合作就能达成目的,为什么还要跟见不得光的黑社会合作呢?

时代从暴力逻辑进入到资本逻辑。

不出意外,属于黑帮的日子将永远地一去不返。但意外还是来了。由美国间接催生的日本黑帮,也将由美国给予其最后的回光返照。

因为美国决定,给日本也穿上一件“皇帝的新衣”。

最后的荣光

1985年,日本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

为了让日本经济继续保持高速发展,日本政府全面开放不动产市场。同年9月,美、日、英、法、西德五国领导人在纽约的广场饭店签下了著名的《广场协议》,联手控制汇率,人为做高日元对美元汇率。之后5年,日元对美元的汇率持续上升,国民手中的日元愈发值钱,国外则是排着队送钱的投资人。

由此,日本的经济格局悄然改变,从曾经的实体经济导向逐渐转向以地产与股市为代表的泡沫经济。

80年代的东京,是世界的焦点:号称卖掉东京23个区就能买下整个美国。所有日本人都相信,等到1990年,日本将彻底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

那个年代,家庭妇女炒股炒房也能赚得盆满钵满,股票交易所和房产中介是最吃香的职业,反而曾带着日本腾飞的实体工厂一落千丈。因为来钱快,普通的上班族们也可以花一万日元打车,只为吃一碗800日元的拉面,一身名牌成了日本女人的标配。加入黑帮成了一个笑掉大牙的选择。

这是日本的全盛时刻,也是黑帮的落寞时刻。稻川圣城眼见着人员流失,却无能为力。而在这批流失掉的得力干将里,最让其意难的,非安藤升莫属。

早在热海打天下的时候,稻川圣城就凭着自己的个人魄力,吸收了大批混迹街头的愚连队。愚连队是日本战后由于社会秩序混乱,形成的无组织街头混混。这其中就有安藤升。

安藤升曾制造过轰动一时的横井英树枪击案。靠着战时给日本海军制作军服,横井英树赚到了第一桶金。战后,他又接到了给美国占领军制造军服的单子,又狠狠地赚了一笔。但很快,横井就注意到,美军对不动产的审查十分疏忽,炒地皮远比做衣服来钱更快。

能接到军方单子的自然不是一般人。在稻川圣城因没有政府关系无法转型进军房产领域而解散组织时,横井已经操盘了几次房产买卖。很快,他又将眼光盯上了百年老店,白木屋百货。

横井买下了白木屋四分之一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但这笔钱里,有三千万都是问一名旧贵族借的(麦克阿瑟颁布的新宪法规定,贵族不再世袭)。借钱时,横井说会三倍奉还。但这笔钱一到帐,横井立马翻脸不认人。断断续续还掉1000万后,剩下的钱就再也不还了。

旧贵族将其告上法庭。法院下令,查封横井所有财产。但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横井名下只有三万日元。他所有的财产,不是在亲戚名下,就是在朋友名下。眼见钱是铁定要不回来了,旧贵族气得一命呜呼。

面对要钱还要命的老赖,旧贵族的家属实在气不过,找上了大名鼎鼎的安藤升。安藤升是当时黑社会中的异类。多数日本黑帮成员加入黑社会都是因为没上过学,除了混黑道,也没别的营生可以选。可安藤升却拉起了一支500人的安藤组,成员清一色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这种反差甚至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新闻上都在报道,一帮有组织的黑帮知识分子正在快速崛起。

接到旧贵族家属的讨债嘱托后,安藤升很看重这笔大单子。他亲自带着手下马仔,来到横井办公室,和颜悦色地向横井讨债。但老赖哪里会怕黑社会?横井出言不逊地说道:你们这些个混混,知道怎么来钱快吗?日本法律就是偏袒借钱人的,你们要是想学怎么借钱,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给你上一课。

安藤升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

他没有当场发作,而是带着马仔离开了横井的办公室。四个小时后,安藤的另一个手下来到横井办公室。进门后,马仔二话不说,掏出枪来连射四枪。横井当场倒地,失去意识。

送到医院后,横井保住了一条命,但身体里的那颗子弹却没有取出来。这成了横井骄傲的谈资。在公司开会时,他常对着员工吹嘘:知道为什么我是老板你们都是打工的吗?因为你们都只有两个蛋,而我有三个!

老赖就是老赖,心理素质远超常人。但安藤升也不差。一个月后,被全国通缉的安藤升被捕。在镜头前,他满脸笑容,仿佛要去参加记者招待会,俊朗的面容迷倒了万千日本少女。

安藤升被判八年。六年后,安藤升假释出狱。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散那个备受瞩目的高学历黑帮组织,然后毅然决然进入演艺圈,把自己的黑帮经历拍成电影,即当演员又当歌手,还出书,成了一名日本耳熟能详的大明星。

在此之前,日本娱乐圈跟黑帮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山口组就是靠着国粹会等传统黑帮看不上的演艺圈异军突起,成为日本第一大帮。他们控制着美空云雀等家喻户晓的大明星,靠明星赚钱,再用赚来的钱发展组织。

但备受瞩目的黑帮头目亲自转战演艺圈,也只有那个浮躁到连黑帮都开始不务正业的年代才能出现。

时间终于转到了1990年。期待许久的第一经济体没有来,相反,日本股市大跌40%。但一切看起来还是那么好,人们相信一切都只是暂时的。

12月31日,日剧天王木村拓哉所属组合smap首次登上红白歌会,中国艺人邓丽君也在那年第三次入选红白,演唱了歌曲《我只在乎你》。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日本迎来了成三年——那个泡沫破灭的成三年。

从1991年开始,日本的房地产从宇宙最贵的东京开始下跌,迅速蔓延到了全国,到处是空置的房屋和土地。到1993年,房地产经济开始全面崩溃,日本21家主要银行宣告产生1100亿美元的坏账,其中1/3与房地产有关。股价和地价短期内下跌50%左右,银行形成大量坏账,日本经济随即跌落长达十几年的衰退深渊之中。

彼时,走在东京街头,曾经门庭若市的拉面馆无人问津,出租车司机一天接不到几单生意,到家后的晚餐则是妻子跟着电视台节目学做的盐水煮鸡蛋……

无数企业和银行宣告破产,为了补贴家用的家庭妇女和找不到工作的女大学生无奈进入黑帮管制下的色情行业;男人们则再一次把黑帮纳入考虑范畴,毕竟高利贷的生意好起来了。

稻川圣城和他的稻川会就这样迎来了自己久违的春天。但这个春天也是他们最后的余晖。经济的大起大落又塑造了日本冷漠的一代。年轻人开始对政治毫不关心,至于黑帮,那更是无聊透顶的玩意儿。所有人都能预见,不出十年,等新一代人进入社会后,日本黑帮将进一步萎缩。

冷漠的时代中也有异类。

1993年,39岁的安倍晋三在家乡山口县的街头冒雨竞选国会议员。他的父亲于两年前离世,这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开始投身政治,并继承了祖父岸信介的野心。

出身政治世家的安倍晋三有远大抱负不难理解,但一名来自中国的黑帮大佬也同样选择了不向时代妥协。

他就是稻川会的二把手,赵春树。

华人遗孤

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黑帮得到了新的发展。但衰落已是肉眼可见。在东京边上的卫星城松户,距离松户轻轨站不远处的破旧三层小楼,一楼和二楼是韩国人的传教所,三楼则是稻川会名下组织“箱屋一家”的事务所。

箱屋一家的首领赵春树在稻川会是二把手的存在。

1942年,16岁的赵春树加入军队抗日。两年后,在天津被收容。1945年,赵春树被轮船送往山口县,随后在日本当上了一名劳工。那时的赵春树一天只能分到两个馒头,经常到垃圾桶里翻东西吃。日本投降后,赵春树跟自己的劳工伙伴买了船票准备回国。因没有赶上船,赵春树就此留在了日本。

随后,赵春树辗转来到了东京浅草,跟几个兄弟住在一家小旅馆内。每天下午起床,去附商家收取保护费,然后再去电影院蹭电影。一次,赵春树的兄弟们在蹭电影时被当地黑帮组织给堵了,得到消息的赵春树连衣服都没穿整齐,就立马飞奔过去,见人就打。

除了日的游手好闲,赵春树一有空,就进行格斗训练,甚至请了职业教练来训练自己。练家子的他很快击垮了对方,自此,赵春树开始在浅草小有名气,认识了许多愚连队成员。这里面就有安藤升。

随后,随着自己的势力逐渐壮大,赵春树拥有了自己的赌场,成为名副其实的坐地炮。

但外国人想在日本吃黑道这碗饭并不容易。因为日本排他的国民,混迹黑道的外籍都要给自己取一个日本名字,否则骨子里就会被人看不起。稻川会的五代目组长清田次郎,本名幸炳圭;极东会五代目组长松山真一,本名曹圭化……

细心观察,这些大佬多为韩国国籍,因朝鲜半岛曾是日本殖民地,许多朝鲜人都在战时选择前往日本讨生活。但饱受歧视的他们除了加入黑社会,无法找到更好的营生。朝鲜浪人曾是山口组扩张势力遇到的最大阻碍。朝鲜战争后,这些朝鲜移民可以自由选择朝鲜或者韩国作为自己的国籍,而他们大多又选择了听上去更有面子的后者。

在日华人受到的歧视并不比朝鲜人少。

当时,同为日占的中国台湾有许多人在战时被送往日本当劳工。为了反压迫,这些劳工逐渐形成了台湾帮。1946年,台湾帮受到了日本警察的清扫,他们传统的黑市被拆除,生活用品无处购买。于是,他们看上了当时关东当地组织松田组正在建设的“新桥新生市场”。

这个新市场共有400个摊位,台湾帮要其中的100个,但松田组只肯给15个。谈判破裂之后,爆发了“新桥黑市火拼事件”。

双方都动了枪,松田组和日本警察勾结,用机枪扫射台湾帮成员。这次事件最终在驻日美军的镇压下收场,但参与黑帮火并的日本警察却逃脱了军法审判。

赵春树开设赌场之际,跟台湾帮并无交集。他的靠山是当时风头无两的国粹会。但加入国粹会的赵春树同样饱受排挤,时常被同组织成员耻笑国籍。为此,在安藤升的帮助下,赵春树脱离国粹会,加入了稻川会。

稻川会能起来,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稻川圣城是一个务实之人。他不看国籍,只凭业务能力提升组织成员。因此,他的帮派包容了许多无奈步入黑道的外籍人士。同样具有兼容的还有山口组,在朝鲜“敢死队”的厮杀下,山口组拿下了关西地区一块又一块土地。

赵春树为人谦虚谨慎,在稻川圣城决定退隐时,因担心儿子威望不足以服众,曾问过赵春树,是否愿意接替他领导稻川会,赵春树一口回绝了这个提议,表示愿意全力辅佐稻川的儿子。

在稻川会,赵春树分到的地盘永远都是没有油水的偏远地区,但他仍然按月缴纳规定的贡金。来到泡沫经济最为鼎盛的80年代,当其他头目在东京繁华地区捞得盆满钵满时,赵春树却在连商场都没有的卫星城维持当地地下秩序。

他的事务所,从未翻修过,很大可能是因为没钱。而他生前做得最奢侈的事,就是陪稻川圣城打高尔夫球。这些事,让赵春树一步步坐上了稻川会二把手,而他也成了日本唯一一个使用本名还能坐上如此高位的黑道人物。

1999年,赵春树以91岁高龄去世。他死后,在他的托孤下,关门弟子接手了箱屋一家。

“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留在组织,为三代目会长服务。”

羊毛出在羊身上。

在那个泡沫破灭的年代,日本黑帮风光了没两年就开始走下坡路。国粹会曾经掌控的涉谷地区,因其转型不再管理灰色秩序,在90年代至千禧年之间,成为各类无组织无纪律的小混混最常出没的有名危险地带。

徒弟接手后,毫无油水的地方加上不景气的大环境,2016年,因上缴份子钱不及时,箱屋一家被稻川会除名。但徒弟不愿解散赵春树维持起来的箱屋一家,继续在松户地区艰难经营。一年后,稻川会派人前往松户,朝着徒弟的座驾连开数枪。徒弟逃过一劫,至今仍保留着箱屋一家的名号,承担着无人愿负的社会秩序责任。

当没人为秩序负责时,就只能自己上。这样的情况最常发生在诸如“箱屋一家”这样有华人血统的组织身上。

1986年,中日关系步入蜜月期。日本政府颁布了遗孤甄别政策,以优厚的政策条件,请在战后留在东北的日本遗孤回国。彼时的日本大有超越美国的势头,在东北的遗孤们很快相应日本政府号召,返回日本。但现实却给他们浇了一盆冷水。

回国后,日本人并不接纳这些遗孤。2018年蒋劲夫家暴日本女友事件,坊间传闻被家暴女方找来了名声在外的华人组织“怒罗权”,索赔10亿日元的赔偿金。

这个“怒罗权”的创始人汪楠,本是出生东北书香门第的中国人,因其后妈是日本遗孤,在父亲的建议下,跟着后妈移民日本。在日本学校,他学会的第一个日本单词是“笨蛋”。这是同学嘲笑他时最常说的话。

在日本,找不到认同感的他在初中的作文上写道:“我故乡贫穷且落后,跟日本相比更明显,但我爱她——我需要她,她也需要我!”

后来,汪楠加入了日本第二大指定暴力团——住吉会。在赏识自己的韩国籍分会长的支持下,他联合帮内其他华人成立了“怒罗权”组织。

该团体最初只有12名成员,后来壮大到四五十人。其旗号标志使用了中国国旗,上面写有“怒罗权”和“东京”。他制定了三大“帮规”:第一,不收中国妓女的保护费;第二,不能卖毒品和吸毒;第三,有日本组员在场要说日语。

1989年,怒罗权在浦安市制造出了一起震惊日本社会的冲突:以汪楠为首的8名怒罗权成员,被50多手持钢管的人包围,汪楠不仅杀出了一条血路,还捅死了对方的一个人。

为此,汪楠进了监狱,直到2014年才刑满释放。出狱后,他有些无奈地说道:“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一个出身于书香门第的人,怎么就成了黑社会了!?”

2019年,汪楠结婚。有了家室的他想在5年内解散怒罗权。但阻力着实不小,因为日本警方和黑道都不希望他们这么快解散。

至于原因,则又是另一段华人血泪史。

结尾

上世纪80年代,随着中日关系升温,大量中国移民进入日本。这些移民同样不受待见,由此又根据籍贯产生了“福清帮”、“上海帮”和“北京帮”等新派社团。

这些新帮派同老牌“台湾帮”因地盘等问题产生了矛盾。如日中天的台湾帮率先发难,上海帮、福建帮与北京帮跟进,在歌舞伎町等地方打得热火朝天。一时间,歌舞伎町变成了“恐怖的街道”。

1994年8月10日,福建帮成员闯进北京帮的“快活林”餐馆,对店内人员一顿乱砍,除了店长以外,全部的员工与顾客都被砍死,这就是“快活林青龙刀”事件。而突然发难的福建帮,背后则是上海帮花100万请来做出头鸟的。

据李小牧回忆,“青龙刀”并非真的青龙刀,而是50厘米左右的刺身刀。但无论是什么刀,这些帮派火并还是对双方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而更让人揪心的是,这正是日本警方希望看到的。

追根溯源,这些帮派的产生原因,是为了保障唐人街和歌舞伎町的自家生意不受外人骚扰。但留给华人的生存空间却有限,如何分配客源就成了各方不得不争夺的重点。

警方无力改变华人的生存现状,又不愿管理由此造成的秩序混乱,巴不得其自己解决。但一件血案的发生又让警方不得不直接插手帮派纠纷。

1992年,台湾帮成员当街杀害两名日本警察,以此为契机,日本警方重拳出击,扫台湾帮。加上新兴的福建帮等帮派趁火打劫,台湾帮从此一蹶不振,被扫除出歌舞伎町。从此,在歌舞伎町的华人帮派就变成了“北京帮”、“上海帮”和“福清帮”三足鼎立的局面。

实际上,就算是山口组也知道日本是“警察管黑帮,黑帮管治安”的潜规则,黑白两道都心照不宣。台湾帮破坏了这个规则,由此被扫地出门。

黑帮是日本社会的一个剖面。山口组和稻川会的崛起都离不开外籍的舍命厮杀。而外籍加入黑道,无非是为了在找不到营生的日本讨口饭吃的。

曾犯下滔天罪责的日本右翼一手制造了这些战后移民和民族仇恨,又不愿反思。政客们波诡云谲,不惜扶持黑帮把社会秩序交由黑帮打理,又向美国摇尾乞怜甚至把国运交由美国,只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如是因,如是果。

2012年12月,再度拜相的安倍晋三提出了著名的安倍经济学。经历过泡沫经济的安倍上台后,一度疯狂印刷货,使日元贬值,希望借此刺激日本的经济增长。

几年后,对无欲无求的国民失去期望的安倍放宽了移民政策,允诺愿意在日本长期定居工作的,日本政府将负担其孩子初中毕业前的全部学杂费。同时,还保证将着手改善外国劳动者的劳动环境。

但安倍的目的却并不是为了解决黑帮这个鸡肋问题。

2020年,安倍满心欢喜地期待着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奥运会的举办将使他的支持率上升,如果能携成功举办奥运的声势提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在野党将被逼入绝境。进而安倍晋三就能拥有更多政治资本来实现自己的最大使命——修宪。

安倍从未忘记外祖父岸信介和家族留给自己的使命:谋求日本军事正常化。向美国投怀送抱、尝试经济破壁,承办奥运会……一切都是为了达成这一使命。

后来,安倍晋三因病提前卸任首相。逐渐老龄化的山口组也开始在网站上公开招募社员。

在网站上,有一段名为“成二六年六代目山口组初诣”的视频。视频标题中有六代老大的字眼,内容是节奏缓慢的社团领导人行踪报道,剪辑水准勉强达到了红白事的跟踪视频标准。

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伙子们,无论审美还是人生,都永远停在了他们的青葱时代。